深圳摩天大楼摇晃背后:赛格集团“成败”华强北

来源: 环球老虎财经app

提起电子设备,深圳华强北无人不晓。20年来,高约356米的标志性建筑赛格大厦陪伴华强北商业街几经浮沉。5月18日,赛格大厦突发晃动,约15000人被紧急疏散。公开信息显示,近几年来赛格大厦背后的赛格集团正遇到经营困境,随着华强北逐渐式微,与其同气连枝的赛格集团也没有了往昔的风头。

“整体在晃,就像脑震荡一样晃得特别厉害。”5月18日,深圳华强北最高楼赛格大厦出现大幅度摇晃的消息不胫而走。

公开资料显示,赛格大厦修建于1996年,2000年正式交付,地上建筑72层,高约356米。头顶世界最高钢管混凝土建筑、深圳第三高楼的光环,赛格大厦摇晃的消息迅速引爆社交媒体。

19日下午,据媒体报道,一份政府文件显示,造成赛格大厦震颤的原因是多种因素耦合,除了风以外,还有地铁运行和温度的影响。经专家会商和研判,赛格大厦主体结构安全。

赛格大厦开发商为深圳赛格集团,后者是深圳老牌的电子企业。作为华强北的地标式建筑,赛格大厦将赛格集团和华强北紧密相连。

时至今日,华强北光环不再,赛格集团的两个A股上市公司也面临不同程度的营收困境。

1

“2.7天一层楼”,赛格大厦落成记

深圳讲究速度,反映在房地产行业上尤为明显。在深圳这片不大的土地上,围绕地王和超高层项目展开的故事不胜枚举,赛格大厦是其中的典型样本。

上世纪八十年代,深圳国贸大厦凭借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打响了深圳超高层建筑建造的第一枪。此后的十年内,地王大厦、发展大厦、深房广场等建筑相继落成,作为深圳当地备受重视的电子企业,赛格集团有心追赶。

1993年,赛格集团获得深圳市规划局同意,开始进行前期准备工作。两年后,赛格集团完成征地、规划以及设计等一系列前期准备工作。一个“2.7天一层楼”的“建筑神话”开始上演。

公开资料显示,赛格大厦项目自1996年开始基建及主体施工。1997年,项目的四层地下室及十层主体就已经完成。1998年,施工队火速建成塔楼66层,一年后完成塔楼72层,主体封顶竣工。

时间跨入新世纪,2000年,赛格大厦完成了建筑外部装饰等工作,通过验收入市。项目甫一推出,1至6层的商业部分就销售一空,赛格集团将前期投入成本悉数收回。

眼看他起高楼,2001年,亲自参与赛格大厦建造的一位硕士生在论文中讲述了赛格大厦飞速建造完成背后的“秘密”。

名为《深圳赛格广场建设项目评析》的华中科技大学硕士论文显示,在赛格广场建造的过程中,曾存在因施工图滞后造成边设计边施工的情况。

据该论文描述,赛格广场项目基础部分建造的一年内,曾进行了多次技术设计基础调整,期间完整的施工图未及时提供。到这里,赛格集团在前期已经投入5000万。以至于在进行后续承包商招标时,尽管无法提供完整图纸,面对停工即亏损的现状,赛格集团还是顶着压力,仓促之间用部分结构图纸进行项目总承包。

设计和施工之间的时间差就此埋下,“慢一步,步步慢,施工中经常出现停下来等图和按图施工后又返工修改的现象……这种边设计边施工的现象一直持续到赛格广场的结构工程施工完成。”

论文中寥寥数语勾勒出赛格广场修建时的种种坎坷。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论文同时还提及了赛格大厦曾经出现的另一次摇晃事件:1999年国庆期间,有行人发现刚落成的赛格广场顶部天线出现剧烈摇摆。施工队在来不及搭建安全设施的情况下,赶工割除顶部26米天线设施,将之替换为13米。

提起这次摇晃,该论文作者“心有余悸”:“幸亏是在微风的日子,如果遇到强台风,后果将不堪设想。”

深圳上空,初夏的风吹过,赛格大厦再次摇晃。

2

赛格集团的华强北“情结”

“高楼大厦都是有地震分析的,一般情况下是在地震时才会有震动和摆幅。今天如果没有地震的话赛格大厦出现这种情况是不太正常的……最后要以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为准”,在人民网援引的一则媒体采访中,中建科工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曾就赛格大厦发表了如是看法。

据报道,一份政府文件显示,造成赛格大厦震颤的原因是多种因素耦合,主要是风的影响,还有地铁运行和温度的影响。经专家会商和研判,赛格大厦主体结构是安全的。

据悉,该文件系广东省应急管理厅发布,仅为初步调查结果,具体原因仍需专家组调查。另据气象部门监测,18日深圳福田风力约5级。

坐落在深圳市交通干道深南中路和华强北路交汇处,赛格大厦地位不凡,是深圳市跨世纪的标志性建筑。落成20年,赛格大厦一路见证了深圳的发展以及华强北的起落。作为赛格大厦的开发商,赛格集团的命运也与华强北深度绑定。

官网显示,赛格集团聚焦“高端电子产品制造、服务以及相关产业”。2000年前后,赛格集团曾是深圳市重点扶持的四大集团之一。

带着这样的“背景”,赛格集团在1994年开始寻求上市机会。当时赛格集团占据了华强北的半壁江山,旗下的厂房却多是“矮破小”,与集团的形象极为不符,苦于资金限制,“建造一栋属于集团自己的大厦”始终没有提上日程。

1996年,赛格集团推动深赛格上市;次年,赛格集团又将华控赛格推至港交所。

短短两年时间,两家子公司完成上市融资,赛格集团一时风头无两。子公司上市也为其建造大厦提供了资金支持,这一次,深耕电子行业的赛格集团踩中节点。

就在深圳市大力发展华强北商业街的同期,赛格集团的金字招牌——赛格广场在华强北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开幕。据统计,开业半年,赛格广场就帮助赛格集团回流了13亿多的现金。

在全中国的电子天堂占据着最繁华的位置,“天时地利”的刺激下,深赛格迎来了营收三连增,从2001年的19亿元增至2004年的26亿元。在赛格集团的推动下,华强北也逐渐形成电子专业广场的经营模式。

然而,深赛格以及华控赛格的股价却自2001年起一路下跌,持续多年低迷。问题部分出在华强北的业务转型。

2003年,联发科自研芯片问世,掀起了国内“山寨”的浪潮。华强北摇身一变,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山寨手机供应区,赛格集团的业务受到冲击,营收开始下滑。智能机时代,华强北遭遇OPPO、VIVO、小米等手机厂商的降维打击,山寨市场迅速萎缩,间接导致赛格集团营收进一步减少。

此后的几年间,华强北先后转向矿机、美妆、电子烟等风口,这些风口看似大相径庭,实则有一个共同点:都跟赛格集团的电子业务“没有关联”。

时至今日,赛格集团旗下的华强北赛格广场仍为华强北排名靠前的商场之一,赛格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深赛格持有赛格广场物业39900平方米。在当地人心中,赛格的电子依旧是领先全国的,产业链优势不可替代。

不过,从数据来看,截至目前华强北的“电子老故事”仍未讲出新增长。

3

赛格集团的资本版图

不考虑赛格集团在新三板上市的深深爱半导体公司。赛格集团旗下的主要上市平台有两家,一家是深赛格,另一家是华控赛格。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度,深赛格营收14.04亿元,同比减少6%;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2336万元,同比减少1278.51%;同期,华控赛格营收2.29亿元,净利润亏损1.79亿元。两家上市平台累亏2亿余元。

以赛格集团最主要的上市平台深赛格为例,将时间线拉长,2018年、2019年两年间深赛格的总营收分别为16.12亿元和14.93亿元,同比下滑20.60%和7.38%;对应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22万和-169.5万分别下滑88.42%以及109.84%。

实际上,2017年以前,深赛格的营收最低一度跌至仅有2.8亿元,尚不及2004年的零头。为了摆脱对华强北的依赖,深赛格曾在集团的推动下试图打出多元化布局自救。回看赛格集团的多元化过程,颇有华强北追逐风口的色彩。

2011年,赛格集团牵头成立赛格小贷,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注册资本1.5亿元。其中,赛格集团持股38%,深赛格持股36%,赛格实业持股16%,赛格物业持股8%,赛格电商持股2%。

2016和2017两年间,赛格集团一共从赛格小贷身上赚得约4000万元。2018年3月,深赛格将持有的赛格小贷62%股权以1.27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控股股东赛格集团,这一部分资金成为了深赛格当年利润的大头。

巧合的是,作为交易标的的赛格小贷当年即录得亏损,金额超2000万元。

无独有偶,2016年,深赛格还踏足新能源领域,试图借力光伏概念。据其2017年报,截至2017年底,深赛格在赛格龙焱光伏项目上的投资已达2.125亿元。2019年初,因光伏行业政策影响,深赛格又将赛格龙焱子公司深圳龙焱65%股权转让给深圳特发集团。

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目前目前深赛格的业务已经涉猎电子市场及物业租赁和管理、房地产开发、贸易、酒店、新能源、检验检测等多个领域。其中,电子市场及物业租赁和管理就贡献了67.3%的营收,跟随电子专业广场配套建设的房地产开发贡献了28.13%的营收。

换言之,即使深赛格连续多年发力多元化,截至目前,其商业地产和电子业务依然为其贡献了95.4%的营收,而这些营收有8成位于深圳。

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窥见深圳赛格广场租金对深赛格的重要性,2020年深赛格实现利润7118万元,同比减少1.28亿元。据深赛格透露,2020年公司响应深圳政府号召,仅租金就减免了1.15亿元。

另一边,深赛格涉足的其他领域迟迟不见成效。资料显示,2020年度,深赛格新能源业务子公司赛格龙焱净利润亏损708万元;参股的华控赛格亏损1.79亿元,资料显示,华控赛格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一连四年处于亏损状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