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如何定位?

原标题:数字人民币,如何定位?

陈文(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继10月在深圳发完数字人民币红包后,中国人民银行又于近日在苏州展开了落地试点。12月5日,苏州数字人民币红包正式开始预约,面向符合条件的苏州市民发放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目前,数字人民币的全国落地试点场景已经超过6700个。

数字人民币试点推广如火如荼,成为社会各方关注的焦点。笔者认为,我们还需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一步厘清数字人民币的定位。

一是数字人民币在现有支付市场具有何种价值。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市场化第三方支付如此便捷的当下,市场上就推出数字人民币新型支付解决方案出现了一些疑惑的声音。笔者认为,将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对比的出发点有待商榷,因为数字人民币并非要跟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而是定位于填补市场。

数字人民币的推出意义一是在于取代现金,我国现金使用的相对规模虽然在不断萎缩,但绝对规模仍然相对较大,意味着数字化法币的推广可以进一步推动无现金社会的进程,而非一定是抢占现有电子零售支付市场。当然如果要在现有零售支付市场发挥作用,数字人民币的设计方向还需要着重于安全性维度。相比较现有支付解决方案,数字人民币通过牺牲一些便捷性更加注重安全,就能够体现比较现有支付工具的优点。这种安全包括但并不局限于资金安全,还包括隐私信息安全。这需要数字人民币在“可控匿名”的设计上给与公众更为广泛的选择,数字经济时代公众对于个人信息隐私的日益重视将为数字人民币的推广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二是数字人民币的推出是否要打造全能央行。在极端情况下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中,央行可以直接向公众开设账户,公众直接将资金存放在央行以及从央行获得贷款,从而导致“去商业银行化”,央行也将成为金融体系中的全能央行。我国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并非要打造一个全能央行,而是要进一步强化央行对于现有金融体系的支持力度。针对数字人民币的投放,我国采取双级投放机制,本身也是打消商业银行和社会各界对于数字人民币推出导致金融脱媒以及银行资产负债表缩水的顾虑。在各地的数字人民币试点投放中,各家银行呼吁客户选择将数字货币钱包绑定自家银行基本账户,也是为了积极获取数字钱包客户,布局未来基于数字人民币的相关金融业务。因此,数字人民币对于我国商业银行带来的更多是机遇而非挑战。

事实上,数字人民币未来的最大应用场景可能是跨境支付。人民币的国际化以及我国金融机构境外业务的拓展在一定程度上受限于Swift体系,而依托国际银行业机构重新搭建一套中国主导的国际支付结算体系还有一些难度。依托区块链的数字货币给重塑支付结算体系提供新的思路,数字人民币的诞生及推广可能构成打破Swift体系束缚、重塑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体系的契机。也正是认识到这一点,在几个城市试点之外,我国数字人民币的试点还选择了冬奥会场景。

三是数字人民币形成的数据如何使用。在最为严格的“可控匿名”设计下,数字人民币形成的交易数据完全不对外分享,仅用于央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合规审查。但我们应当认识到当前的金融科技创新很大程度上可以视为数据驱动的创新,这里面的数据最有价值的一块就是实名信息绑定的支付交易数据。

数字人民币形成的相关数据并不能仅仅用于合规审查,而是要把数据价值在合规前提下充分盘活。目前来看,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将有助于我国构建金融数据治理新体系,推动支付数据更为合规地使用。在二级投放机制下,对于商业银行最大的吸引力也正是数字人民币零售支付工具有望形成的支付交易数据积淀,以此推动银行基于这些数据丰富零售金融产品线。但这里需要确定央行、商业银行以及数字人民币零售用户就数字人民币支付交易数据的占有权限和使用权限,并形成多方共同分享数据合规商业变现的利益机制。

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对于我国经济和金融市场而言是影响深远的大事,但当下仍需要政策层更明确地对于数字人民币予以定位,从而在正式的场景推广落地时更有针对性。

(作者:陈文 编辑:洪晓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